当前位置: >首页 -> 健康 -> 情感家园
【南京热线】
海归女儿婚前寻找躲债离家十年的父亲
2012-08-15 09:26:53 来源:南京热线   作者:   浏览:2049

  结婚在即寻找离家十年生父

  父亲为躲债南下深圳十年杳无音讯,上海女海归求助本报寻父

  寻人信息

  姓名:郑志康

  出生年月:1947年4月21日

  出生地:浙江省嘉善县

  身份证号码:330421194704210056

  在婚礼上牵着父亲的手,在父亲的护送下走入人生的另一个阶段——这个对很多少女来说根本无需“要求”的愿望,对于已经十年没有任何父亲音讯的郑沁沁来说,却是个最“奢侈”的梦。自从十年前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家乡后,父亲郑志康就彻底走出了女儿郑沁沁的生活。如今,曾经的小女孩即将在11月19日披上婚纱,已经在上海工作的她找到本报记者,希望本报帮忙寻找离家十年的父亲,“特别希望能够在婚礼上得到父亲的祝福!”

  [缘由·婚礼]

  结婚大礼女儿想见父亲

  “我只知道父亲十年前离开家后第一个到的地方就是深圳,至于现在他在哪里,过得怎么样,我们全家没有人知道。现在我的婚礼已经定了在今年11月份,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,希望你们能帮我找到父亲。让我可以在婚礼上得到他的祝福!”9月8日,一封从千里之外的上海发来的求助信到达了记者手中,当记者按照信上所留的方式联系上求助者时,电话那边的年轻声音里有着难掩的激动与紧张,“请你们一定帮帮我找到父亲。”

  这个名叫郑沁沁的女孩2003年从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系毕业,工作一年后申请到加拿大攻读儿童教育学学位。今年6月,从加拿大留学回国的她在上海的一家幼儿园找到了一份幼教的工作。做出这种决定,因为自己是个非常恋家的人。

  为了寻找父亲,一家人已经努力了十年,但“十年了,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和结果。”

  [昔日·婚变]

  父母离婚从此分居两地

  出生于1981年的郑沁沁,曾经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,在国企做会计的父母和一个比自己大十岁的姐姐。父亲郑志康和妻子都是上山下乡的知青,两人于七十年代初返城结婚。听家里的长辈和母亲说,在姐姐出生几年后,沁沁父母的感情开始出现矛盾,几次闹到要离婚的地步,而沁沁的到来,让这个家庭重新恢复了一段时间的幸福与平静。记者在一张已经泛黄的全家福上看到,坐在父亲怀抱中可爱的小沁沁,红扑扑的小脸儿上满是幸福。只不过,这种幸福仅仅维持了一段时间。1993年,在郑沁沁十二岁的时候,郑志康夫妻俩协议离婚。当时的沁沁被法院判给了父亲,但是由于离婚后郑志康搬出了以妻子名义分到的单位宿舍,借宿在自己妹妹家中,无处可住的女儿继续留下来和母亲一起生活。

  “爸爸搬出去后很少和我们联系,但是每个月他会给我五十块钱的生活费。那时候还有机会见到爸爸,和他聊天,但是后来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,我都不知道爸爸每天在做些什么。”1996年,为了办理沁沁的上学手续,在常常联系不上作为监护人的郑志康情况下,母亲办理了抚养人变更。自那以后,本来就几乎没有联系的父女俩,就再也没有见过面。

  [十年·躲债]

  南下深圳十年音讯全无

  郑志康离婚后,一直借宿在沁沁的姑姑家中。姑姑告诉记者,九十年代开始,中国很多城市兴起了“下海”,当时在浙江嘉善粮食局直属库工作的郑志康,在一片下海潮中承包了单位的一家舞厅。“从1994年到1996年,舞厅经营不好,两年里亏了不少钱,后来我们才知道他在外面欠了十一万,这在那时候是一笔天大的数目啊。”此后,郑志康几乎找所有的亲戚朋友借遍了钱,1996年的一个晚上,在被领导当面追问了欠债的事情以后,郑志康收拾东西,在将欠妹妹的几万块钱全数归还后,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浙江嘉善。此后,就再也没有和家里人有过任何联系。“他走的时候是欠了很多债的,也没有跟我们说。都怪我,当初多问他两句就好了。”提起哥哥的离开,沁沁的姑姑至今仍充满了内疚。

  郑志康离开嘉善时,是和一个叫王炜(音)的朋友一起走的。可几个月后,王炜就被父亲从深圳拎了回来,而沁沁的姑姑直到两年后和王炜的一次偶遇,才知道哥哥郑志康当年离开家后是到了深圳。“(王炜)说是到了深圳后,在一个叫上步村的地方找了一个旅馆,两个人一天二十块钱的那种。每天一大早起床吃两口饭都出去到处找工作。”在半年之后王炜离开时,郑志康依旧没有找到正规的工作。而这,是郑志康的家人最后得到的关于他的信息。此后,关于父亲,郑沁沁就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。

  十年里,沁沁的家人一直没有放弃在深圳寻找他的希望。1999年,他们曾经托人在深圳电视台上刊登了寻人广告,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反馈信息。

  [家人·等待]

  多次搬家电话始终不变

  在沁沁二十五年的人生记忆里,父亲,永远象征着那个儿时给予自己温暖和安全的怀抱。那时候的郑志康,总是骑着一辆破旧的横梁二八“永久”自行车送女儿去上学。小小的沁沁坐在绑到车子横梁上的小椅子里,每当父亲两只有力的手握住了车把,双臂就会自然形成一个怀抱,将女儿包裹在胸膛前。那时候,无论是刮风、下雨还是热辣辣的太阳,都成了父亲怀抱以外的东西,被阻挡在了沁沁的世界之外。至今,回忆起父亲,从沁沁压抑着的哽咽话语中流露出的,是一个女儿二十五年来对父亲的那样一种深沉的眷恋和爱。

  整个采访过程中,郑沁沁始终坚信父亲依旧在深圳或者其他什么城市平凡地生活着,“希望他能和女儿一起分享这份幸福。更希望我的婚礼上,有父亲牵着手送我一程。”

  “只要他想回家,随时都可以找到我们的。”郑沁沁的姑姑告诉记者,十年里,自己家住的房子曾经搬了几次,因为担心哥哥某天回到嘉善时不知道新房子的地址,联系不上家人,所以每次搬家后都要去电信局办理一次号码迁移手续,“前几年办这个手续特别复杂,但我们还是一遍遍去跑。我家里的电话十年了号码都没有变过,就是希望有一天电话响起来的时候,那头是哥哥的声音,告诉我们他要回家了。”

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女子领证不足24小时要离婚不满丈..
  • 图片
热线焦点
图片新闻
频道推荐
  • 最热文章
情感家园
声明:本站为南京热线论坛版本,接通知改模板后由于技术原因,暂时关闭网友注册功能,敬请谅解。以上网友贴子不代表南京热线观点。本网不承担发布者任何责任。
复制地址
浏览器限制,请复制输入框中链接和标题给好友、论坛或博客。

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2–2016 njrx.cc Inc.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:11019662号
不良信息举报:025-84751618 邮箱:xiaomai2009@sina.com 客服QQ:757076122、1182167070、753044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