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国内新闻 >

再看《上甘岭》的联想

2022-06-15 10:33:02   来源:  

今天北京卫视青年频道“经典连连看”《上甘岭》,张忠发连长擅自带人出坑道打了一仗,一排长和指导员在支委会上对其批评,你是连队的首长,坑道的总指挥,不能“轻举妄动”。师长也在步话机中告诫,在这种残酷的战斗面前,更要高度地强调组织性和纪律性,光靠一股子猛劲是不行的。

前些天,央视“国家记忆”介绍抗美援朝英雄连长率队坚守阵地,战斗结束全连只有伤员没有牺牲,而他在战斗当中连续指任连队三个阶次的接替指挥员。部队平时一排长、一连长、一营长都是“值星首长”,旨在培养锻炼干部。

中学时代,班主任刘老师对我“刻意”培养锻炼。因家事回福州老家,老师让我“带班”“见习班主任”——同时留有一位老师作为“超级替补”——但主要是靠自己“拿主意”。那时常跑年级教研组,其他班主任老师说,刘老师回家了,马秀山成了“小班主任”。我在班里班外“拳打脚踢”,除了处理班级事务,放学后还曾与班干部同学一道家访。

不仅如此,1977年4月,我们全班到长春郊县双阳县春播劳动22天,全班一百多人,分住山上山下,山上是我校的“农村分校”“主力部队”,老师带队;山下“小部队”,一部分住在老乡家中,大部分住在生产队的场院兼做伙房的土坯房里,要我带队住在场院,一铺东北大炕,我身边没有一个“红卫兵”同学(那时尚未恢复共青团),同班同学的话说,老师对你够信任的了,“左膀右臂”……

相比于老乡家中,场院住宿更为艰苦,纸糊窗户且已经多处破洞,东北的四月还是很冷的,我们曾经在下雪的时节于田地里抢种玉米。而且早上五点,炊事班即来造饭,山上山下“大队人马”七点开饭,然后下地干活。炊事班一到,我即起身到同学借住的老乡家写昨天日记——写日记是老师自上学对我们的要求——而老乡家中的几个同学还在酣睡。

劳动结束后返城当天上午,生产队干部在村里一对知青夫妇家里与老师话别,不善酒量的老师出来脚步都有些“踉跄”,但还不忘记给同学们带出几个油炸糕,你们几个吃了吧!近一个月很少油水,跟前的几个同学“二一添作五”地分着吃了……

(2022年6月14日马秀山)

相关链接:团参谋长少剑波,军容整齐,腰间的橙色皮带上,佩一支玲珑的手枪,更显得这位二十二岁的青年军官精悍俏爽,健美英俊。他快步向一营练兵场走去。当他出现在练兵场栅栏门里一米高的土台上,值星连长一声“立正”,如涛似浪、热火朝天的操场,顿时鸦雀无声。值星连长跑步到土台前,向少剑波报告了人数、科目后,转身命令一声:“按原科目,继续进行”!随着这响彻全场的命令声,操场上又紧张地沸腾起来(《林海雪原》曲波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年第1页)。“好!她(白茹)有资格参加小分队,让她去,给少剑波加上点累赘”。田副司令一面吸烟一面说,“不过需要带上匹马”(同前第50页)。

记住,遇到什么情况,也不准轻举妄动(《敌后武工队》冯志著花山文艺出版社1994年第42页)!



返回顶部

copyright © 2019 njrx.cc inc.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:11019662号

南京热线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,禁止进行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。